破烂毛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父子【1】,野狗爱“采花”,破烂毛,禁忌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这才第二节课,陈军生就有些受不了了,不是因为7月份的天气太过炎热,是讲台下的那道目光太过炙热,烫的他腰肢发软,背后已经细细麻麻地起了一层薄汗。

他想一如往常地转过身去,正常地和学生们进行授课,时不时眼神交流,可是现在他连身子动一动都觉得有些煎熬,只有书写板书的手还在不停地动着,甚至双手都有些控制不住的趋势,一直不停地写,只剩下惯性,脑海子却模糊一片,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些什么。

“啪嗒”一声,粉笔断裂,他终于有了一个正当理由来缓解僵硬,蹲下身子,讲桌的高度正好可以将他的身子给完全遮掩住,他获得了一丝喘息,幸而下课铃声响起,他抛弃了以往的彬彬有礼,却又保持着最后的理智,没有失态地跑出去,只是加快了步伐,连忙回到了办公室里。

还没有等他缓过气来,敲门的声音已经响起,敲门的人很是嚣张,没有听到陈军生的“请进”就已经走了进来。

“爸爸,走那么快干嘛?摔倒了我会担心的。”明明是关心的话,里面的真诚却没有几分,更不用说他大胆地将双手环在了陈军生的腰上,甚至陈军生可以感受在杵在他腰窝处隐隐胀大的事物,他是男人,自然知道那是什么。

那份滚烫顺着腰传遍了他全身,这下连双腿都有些发软,偏偏少年还连着又顶弄了几下,这让他奇怪的感觉到屁股都有了几分酥麻感。

羞恼一瞬间在他的胸腔充斥起来,他将环在身上的双手一把甩开,却有些推不动正倚靠在他身上重量不轻比他高上不少的少年。

“我说了,在学校叫我老师。”陈军生的声音掷地有声,没有惯有的温柔,只有严厉的斥责,可是仔细看的话,却可以看到眼眶处隐隐要夺眶而出的泪水。

少年在心底“啧”了一声,有些苦恼,爸爸又要哭了,今天似乎有些逗得过分了,真是个娇爸爸。

“好~陈老师。”这个“好”字被少年拖长了音调,显得刻意十分,仿佛是专门为了让显出他的乖巧。

可是很显然,陈军生并没有被这份刻意取悦到,心底的怒意快要跳出来了,一双眼睛气的鼓鼓的,给他增添了几分从未在他身上出现的可爱。

他气恼着想要将黏在他身上的人挣脱开,使出了十分的力气,都做好了不容易的准备,谁料少年仿佛提前知道一般,快速地离开,导致陈军生就像个滑稽的小丑,摇摇晃晃着身子,有些站不稳的样子。

少年的阴谋得逞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首页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青葱幻梦

longlvtian

一千零一夜[快穿]

乌利尔

快穿之炮灰逆袭记

上天入地

我和我的三个朋友

叶幕里

男仆乐园(np)

讨厌狼最讨厌

欲望之翼

dxopera